当前位置: 华夏语文网> 语文学科> 头的句子,爱唐宋词: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”

头的句子,爱唐宋词: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”

发布日期:2021-06-18 08:40:20 来源: 编辑: 阅读: 0

这篇我们读欧阳修的名词《生查子·元夕》,全词如下:


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 今年元夜时,月与灯依旧。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


欧阳修的这首《生查子》非常有名,因为它不仅每一句都是名句,甚至还被改编成了不止一个版本的流行歌曲,再加上这首词的作者也颇有争议,就使这首词更加知名了。


(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)


先说说这个争议:


词品》(明代杨慎作)、《词综》(清代朱彝尊作)都把这首词归在女词人朱淑真名下,甚至杨慎还因为这首词认为朱淑真根本就不是一位良家妇人;《续萱草唐诗余》又把它归到了秦观名下。看来,好词总会引起大家的关注,好在有专家们作这方面的考证,清代况周颐在《蕙风词话》里有明确的记述:“欧阳永叔《生查子·元夕》词误入《朱淑真集》”,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卷199集部五十二有详细注明此词为欧阳修所作。


更何况,南宋初年的曾慥(读作zào,忠厚的样子)所编《乐府雅词》已将此词归入欧阳修名下,而曾慥所处时代并不久远,当为可信。


现在我们一般认为这是景祐三年(1036年)词人怀念他的第二任妻子杨氏夫人(欧阳修一生三娶,大约第三任妻子并良善)所作。


(人约黄昏后)


这首词词意简洁,只有四句话,但妙在每一句都堪称名言。


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。欧阳修真是文字大家,用字俭省,十个字,时间、地点,情景写得清楚明白。去年元宵节时,花市上花灯彻,花灯照得夜晚如同白昼一般。


(影视剧里唐代的元宵节)


在中国,自唐代起就有元宵节观灯的风俗,到了宋代,元宵节更成为男女约会的最佳节日,因为宋代女子,一年只有三天(上元节、上巳节、清明节)有机会出外游玩,而上元节这一天,可以上街的时间段在晚上,哈,这简直就是为“约会”而设的节日,青年恋爱的男女可以在这样的夜晚或于游人稠密处眉目传情,或在灯火阑珊处秘密相会。


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黄昏时日色已暗,月色渐上,这正是幽会的最佳时分。“月上柳梢头”,说了时间点,大致说了地点,时间不错,是黄昏,但地点似乎不在闹市,而是柳枝可见的城外;而“人约黄昏后”,又似乎两人早有约定,这说明男女主人公之前互相通信大约不成问题,借这个黄昏,只是为了两人亲亲密密地见上一面,所谓“月出皎兮,佼人僚兮”。


(月上柳梢头)


无论如何,他们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。但前面说了,这样的机会并不多,一年才有这么一回,因此,说不尽的柔情蜜意,但正是如此,这一年一次的时光才显得格外珍贵。


下片所说,则全是相约不见的悲伤了。


(丰子恺画《月上柳梢头》)


今年元夜时,月与灯依旧。这不,再次到了元夜,已是第二年了,还是元夜,还是花灯,还是月色,还是这个时辰,还是这样的风光,这该是另一次约会的佳期了。这两句与上半阙文义并列,但并列之中,却别意突起——


(月与灯依旧)


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去年的人不见了!是爽约,还是再也不能来了?这是“人面不知何处去”的千古同悲,当此情景,怎不叫人悲从中来,潸然泪下。到了上元节,时节已是初春,泪水打湿的,可不就是春衫。


这首词,通过对去年今日的往事回忆,对比叹息今年今日的物是人非,既有往昔的美好和温馨甜蜜回忆,又有今日佳人不见的惆怅和忧伤。全词妙在语句通俗,构思巧妙,上阙写去年,下阙写今日,重叠对应,回环复沓,有《诗经》的民歌风味,词句明快、自然、朴实,更兼虽用词平淡,却情意深沉,韵味隽永,表达的是绵长的感情。


这是真正的“词短情长”,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这首词更适宜传诵,因此流传甚广。


(【爱唐宋词】之32,图片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)


","content_hash":"f43a169e
本文标签: 头的句子

用户评价

评论内容不能为空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www.zgbjpw.cn All right reserved. 华夏语文网

备案号:浙ICP备10215393号-72 | | 网站地图

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爱好者及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,立即处理。